<span id="ipmbn"></span>
    1. <track id="ipmbn"></track>

      
      
    2. <dd id="ipmbn"><pre id="ipmbn"></pre></dd>

      <track id="ipmbn"></track>
    3. 四川省蜀通建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宛如平常一首歌

      更新時間:2010-05-24    來源:    瀏覽:

      現年56歲的周德亮,厚道,樸實,不善言辭,笑起來一臉的謙和。但就是這樣一個看似平常的人,企業年產值達1000多萬元,帶動100多戶農民致富,累計向社會捐贈20萬多元。聽說要對他的事跡進行宣傳,他連忙擺手:“沒什么好宣傳的,我是一名黨員,做點事應該的。”不論怎么要求,他都不愿詳述“那些芝麻小事”。無奈之下,我們只好先從外圍對他進行采訪。通過周圍群眾的點滴敘說,周德亮平凡而閃光的人生軌跡在我們眼前逐漸清晰起來。
       
        “只有自己富了,才好幫助別人”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蘇北農村,許多人還在整日為溫飽操勞,有的甚至連飯都吃不上。周德亮看在眼里,急在心頭,他多想幫他們一把??!可自己日子也過得緊巴巴的,心有余而力不足。由此他明白了一個道理:只有自己富了,才好幫助別人。發家致富成了縈繞在他腦海里揮之不去的夢。機會終于來了!1984年,村里兩間糧食加工坊,由于經營不善,虧損嚴重,準備拍賣。周德亮得知后,立即東湊西借,在親友的幫助下,花2100元錢把它買了下來。從此,他走上了人生的創業之路,也走上了自己的圓夢路。
       
        周德亮的經營理念和他的人品一樣,堅持做到“三誠”,即誠信、誠實、誠心。他搞糧食加工,服務好質量高,不缺斤短兩,而且費用比別人低,遇上困難戶全免。漸漸地,周德亮的名聲越來越大,生意也日益紅火起來。糧食加工本小利微,要想盡快富裕起來,必須擴大生產規模。1989年,他投資創辦了精制米廠,可生產規模擴大了又給銷售帶來困難。那時,國營米廠林立,競爭尤為激烈,一個個體小廠,要與實力雄厚的國營米廠爭一杯羹吃,談何容易。后來,談起當年外出搞營銷,老周還記憶猶新,感慨萬千。他說,那時的交通與通信不像現在這樣便利。偶然從一個朋友處得知山東膠州郊區一位客商需要大米,就急急忙忙奔了過去。趕到當地已是夜里十點多鐘,也顧不上休息,不知道地址就現打聽。不知敲了多少門,受了多少白眼,到第二天早上六點多鐘才打聽到客商的住址,可人家還沒起床。于是,他們就站在門外等。那時正值臘月,天似乎特別冷,天空還不停地飄著雪花??蜕唐鸫埠?,得知這一切深受感動,當即與他簽訂了月供200噸大米的長期合同。善于把握商機的周德亮硬是憑著這樣一股韌勁和誠心很快打開了銷售市場,山東、上海、浙江、海南等地客商紛至沓來,大多成了他的合作伙伴。
       
        不久,周德亮又創辦了植物油廠和面粉廠,并將三個廠統一命名為現在的“漣水縣飛波糧油加工廠”,取“飛波逐浪”之意,暗示市場竟爭的激烈和他敢于應付挑戰的信心和雄心。
       
        “群眾都富了,我心里才高興”
       
        周德亮富了,生意越做越大,名氣也越來越響,產值連年翻番,利稅也大幅躍升,成為縣私營列統企業,但他并沒有感到多么開心,總覺得自己是名黨員,還有一份責任沒有盡到。“一花獨放不是春,萬紫千紅春滿園”,他說:“群眾都富了,我心里才高興”。
       
        周德亮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不僅廠里招的50多名工人大多是貧困戶,年收入均在萬余元,而且從不克扣、拖欠工人工資,甚至在資金周轉困難時,拿貸款來保證工資按時足額發放。他說,農民掙錢不容易,給少了心里不安穩。我是黨員,決不能讓他們吃虧。
       
        周德亮傾心幫助特困戶徐培超的事跡更被傳為佳話。徐培超與周德亮非親非故,又不同村同組,妻子患有精神病,兩個孩子尚年幼,生活極端貧困。得知情況后,周德亮坐不住了,主動上門請徐培超到他的工廠上班,并許諾月工資不低于1000元。徐培超不相信,因為他的全部家當也不值那么多。為了消除他的疑慮,周德亮預支給他一個月工資,讓他先將家里的房屋修補修補再來上班?,F在,徐培超不但蓋起了新瓦房,而且還買了拖拉機,整天樂呵呵的,逢人便說:“沒想到我還能過上這么好的日子,沒有周德亮哪有我的今天??!”由于生活條件改善了,他妻子精神也好了許多,遇到周德亮還能說幾句感謝的話呢。
       
        同行是冤家,這句話在周德亮身上屢屢失驗。實際上,周德亮搞起糧油加工,最先受益的正是走村串戶收購糧食的商販。不少人剛開始收糧的錢、運糧的車都是周德亮借的。隨著糧食加工規模的不斷擴大,糧販也由最初的幾個人發展到現在的幾十人。當初靠借錢收糧的窮百姓現在大多蓋起了樓房,購買了機動車,用上了移動電話,有的又做起了其他生意。還有一些下崗職工也靠他擺脫了困境,羅友高夫婦便是其中之一。他們原是國營糧油加工廠的職工,雙雙下崗后工作無門,吃飯都成了問題,還要供上高校的孩子讀書,生活苦不堪言,萬般無奈他們找到周德亮。周德亮非常熱心,不僅幫他們租了房子,購買了機器,還保證原料供應,聯系銷售?,F在,夫婦倆的生意紅紅火火,產品銷到外縣市,手下有了十幾名工人,自己也當起了老板。
       
        “沒有錢,有我呢”
       
        周德亮有錢,但不奢侈,不狂妄,不張揚。他生活儉樸,穿著普通,一日三餐也很平常,從不抽煙賭博,不愿貪圖享受。對自己他算摳到了家,對幫助他人和公益事業,卻出手大方,他常說的一句話是:“沒有錢,有我呢”。
       
        崔愛連永遠不會忘記周德亮的再生之情。2006年夏天,他與家人吵架,一時想不開喝了農藥。被發現時,已不省人事。剛來老周廠里工作的哥哥聞訊后,不知如何是好,站在那發呆。聽到消息的周德亮催他哥哥趕緊把人送醫院,他哥哥哭著說:“到醫院治要花一大筆錢,我們家哪來那么多的錢??!”周德亮急了:“救人要緊,沒有錢,有我呢!”一邊給醫院打電話聯系,一邊找車救人。崔愛連得救了,周德亮為此墊付了近4000元醫療費。
       
        有一件小事也許更能折射出周德亮的心靈之美。漣水鄭梁梅中學有一女生,家境貧寒,不慎將家里給的500元生活費弄丟了,這可是父母的血汗錢啊。她不忍心告訴父母,怕傷他們的心。但總不能餓著肚皮學習??!情急之下,她想到了周德亮。盡管不認識他,但知道他的許多動人事跡。于是,她向周德亮發出了求助信。老周接信后,當天就趕到學校,將500元生活費送到這位女生手中。一位知情的村干部說,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好心人。
       
        四川大地震發生后,他第一時間打電話給親朋好友,動員他們捐款,他自己帶頭捐款10000元,次日上午立即召開全體職工大會,發出了向災區進行募捐的倡議。得到了全體員工的積極響應,在他的帶領下,員工們排好了隊伍,逐一上前掏出20元、50元、100元……短短的半個小時,一共募集到現金12000元。他主動交納了2000元“特殊黨費”,廠里的黨員職工也踴躍交納特殊黨費。玉樹地震期間,他又主動捐款5000元。
       
        周德亮樂于助人出了名,遠的近的,相識的不相識的,只要能幫忙的,他都有求必應。孩子得急病找他、上學交不起學費找他、蓋房錢不夠找他……不僅如此,他還經常主動做好事,捐贈綠化、教育等公益事業,出資修橋補路,為敬老院送米送面,奮不顧身搶救壓在機動三輪車下的孩子……學校、醫院、部隊無處不閃現他無私奉獻的身影,街坊鄰居談起他的美德都贊不絕口,他成了真善美的化身。
       
        德高勤思公益事,亮節常暖苦寒心。致富助人不思量,宛如平常一首歌。周德亮以一個真正共產黨員的人格和品德贏得了人們的尊重和愛戴,得到了社會的一致肯定和贊譽。他先后獲得省先進個體勞動者、市十佳個體工商戶、市光彩之星、縣擁軍模范和優秀共產黨員等80多項榮譽,他無愧于這些榮譽,更無愧于共產黨員的稱號!